放屁的那个电影叫什么,放屁的大电影

放屁的那个电影叫什么,文化有壁?《哪吒》北美3天票房破百万,老外直言:放屁梗最好笑

上映第40天,《哪吒之魔童降世》的中国内地票房破47亿,而“出海”在美国小规模上映了三天IMAX版本之后,《哪吒》拿下了119万美元票房,成为继《流浪地球》之后,今年第二部在北美票房突破百万美元的华语电影。

《哪吒》北美上映分两步,第一步IMAX版本小规模上映,29日开始在66家影院放映,放映6天。第二步,9月6日起开始大规模上映普通版本。

据美媒“截止日”网站报道,《哪吒》29日上映以来,到9月1日的周末3天票房已有119万美元,平均单家票房18万美元。

另外,据《福布斯》统计,《哪吒》首周5天在北美票房将达到143万美元,最终票房预计最终成绩将轻松超过《战狼2》的272万美元。

“我们计划在9月6日扩大放映规模”,《哪吒》北美发行方“Well Go USA”对前景很乐观,“我们这里的影院通常不放映中文电影,有必要把观众群扩大到美国华人圈之外,接下来几周我们将向全美范围推广”。

而对于“哪吒北美口碑遇冷”的说法,其实做横向比较的话,IMDb评分已经是超越了《大圣归来》、《大鱼海棠》和《白蛇:缘起》。

目前《哪吒》在IMDb网站上的评分为78分,而《大圣归来》、《大鱼海棠》和《白蛇:缘起》的IMDb评分分别为:69分、71分和73分。

因此,《哪吒》已经是近年国漫在IMDb口碑最好的一部作品,虽然目前评分人数仅有911人。

在烂番茄网站上,《哪吒》的烂番茄新鲜度83%,98位观众给出99%的好评度。(还是观看人群太少)

在更专业的Metacritic影评网站上,目前有3家美国媒体给予评价。

《洛杉矶时报》认为,“《哪吒》是把迪士尼和梦工厂嫁接到中国古代神话上,像《星际宝贝》那样刻画小角色的冒险。”

《纽约时报》评论,“这部电脑动画有明亮的色彩,但缺乏更持久的魅力”。

而B站UP主“MOCA多伦多探店”在加拿大影院门口“蹲守”了看《哪吒》的外国观众,一位给出93分的老外说,不给满分10分的原因是:“有些地方看不懂,很迷惑”。

另一位老外说:“里边有些基于中国文化的笑点,我是get不到,但是放屁梗这样的‘大众梗’我们都能懂,很好笑”。

一位黑人观众说对“打破偏见”的主题感同身受,印象最深刻的角色就是小哪吒:“主角让我有很强烈的共鸣,有很多人想被认可,尤其是那些‘边缘人’。”

其实,《哪吒》的北美评分不到8分,与它在国内的高分口碑(豆瓣86猫眼97)对比,大概只能说明:文化有壁。

不只一部大热电影在中国和西方的经历对比,告诉我们:甲之蜜糖,乙之砒霜。

2018年的漫威电影《黑豹》在北美一路好评走到中国,豆瓣评分却只有65分,而对比之下IMDb评分却高达73分。

跟《哪吒》前后脚上映的“真狮版”《狮子王》,以13亿美元拿下全球动画片票房总冠军,可在中国却只拿到了828亿人民币票房。

这说明啥?说明不论是“情怀”还是“政治正确”这两样东西,放到中国市场一样失效,中国观众有自己的审美标尺和文化背景。

对比下迄今为止在北美上映的华语影片票房TOP12,其中8部是动作电影,前五名也都是动作电影。第一名仍是19年前的《卧虎藏龙》128亿美元,第二名仍是15年前的张艺谋电影《英雄》,第三名是13年前的《霍元甲》。

而《流浪地球》今年初在北美市场上映,公映影院的数量最高时达到129家,最终票房587万美元。

所以,《哪吒》的文化输出说明什么?

说明虽然我们的“三国宇宙”、“中国功夫”已经做了非常成功的文化输出,但对西方观众来说,“封神宇宙”这个在中国家喻户晓的传统文化,于他们而言仍是陌生的、一无所知的。

估计对他们而言,看《哪吒》和《大圣归来》的感觉,就跟大部分中国观众看《特洛伊》《诸神之战》这类的希腊神话电影似的,一头雾水,光看打架,图个热闹就得了。

本周末《哪吒》在北美上映时,还有老外观众说:“迪士尼和皮克斯的动画电影,很少讲神话故事,我认为这是跟中国动画片的主要不同。”

仔细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

这次《哪吒》在中国票房的成功,当然不是“自娱自乐”,北美的电影媒体也报道了它的成功,并且预言:“终有一日,我们会在美国看中国的大电影,这是必然的,因为中国的市场已经越来越成熟,技术也同样会赶上好莱坞。”

而曾经是全世界最大的动画加工地区的台湾,其动画从业者对《哪吒》的成功也无法保持冷静。

《乌龙院》的作者,与蔡志忠、朱德庸、萧言中并称为“台湾漫画四大才子”的敖幼祥,今年63岁,前不久在《哪吒》票房突破36亿人民币的时候发文感叹:“除了羡慕嫉妒,没鸟用”。

他说:“看在我们这些小小的创作者的眼里、心里、脑里……都是大地震似的震撼。诚然,拍摄动画电影是一个庞大的工程,看着对岸从十几年前落后我们许多,到现在已是望尘莫及,望尘莫及呀……对于哪吒的30亿票房,除了羡慕之外,嫉妒也没有什么鸟用吧!”

敖老先生羡慕的,不只是内地庞大的市场潜力,更是我们的冲劲、梦想和未来。

敖幼祥的《乌龙院》系列作品发行总量已经超过了12亿册,如今已经把动画制作基地搬到了杭州,他说的一句话“(台湾动画)从业者不敢冒险、不敢奉献,可有对自己的原创作品动过心?发过愿?”恰好是《哪吒之魔童降世》成功的最重要原因——饺子导演和团队,愿意冒险、乐于奉献,花了六年时间“死磕”,才做出来这一部满满中国风的国漫佳作。

国漫崛起,还是要靠“双核”:牛掰的技术只是单核,最重要的另一核是根植传统文化的“中国心”。

今日主笔:某小刀。

@刀刀叨文艺 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0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