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部电影女主叫米娅,电影里有个叫米娅的

有一部电影女主叫米娅,69岁,79岁一样可以做女主角

想必爱电影人er该发现了,国内院线在本周五悄无声息地上映了一部韩国影片

——《哦!文姬》

这是时隔6年,韩国电影再度登录内地市场,难得啊难得!

海报上的老人不陌生吧?我们的罗文姬女士,新作再次以本名出演。

影片讲述了患有阿尔茨海默症的吴文姬奶奶,目睹了孙女普美的车祸现场,为了找出肇事逃逸者,她努力对抗“健忘”回忆案发情节,和儿子斗元一同找寻真凶的故事。

2020年9月已在韩国上映,豆瓣评分72,是少见的把阿尔茨海默症题材拍得有趣且温情的片子。喜剧+探案路数,冲淡了患病的悲情性,在亲情的羁绊中,苦中作乐。诚心讲,值得朋友们走进影院感受感受。

吴文姬作为车祸唯一目击证人,她的病伴随着记忆混乱、表达不清、间歇发作的特点,是本片推动情节发展和找寻线索的支撑点,罗文姬女士的表演则担起了全片大部分笑点与泪点。

犯病时,她会称呼孙女为“努那”,拿个推子把普美的头发剃得长短不一,普美哭天喊地,文姬仿若恶作剧达成般高兴得摇晃肩膀。

看见社区老人搞文艺活动,她也忍不住跟着音乐手舞足蹈,只有斗元摘朵花送她,她才会乖乖听话离开,嘴上叫着斗元“欧巴”,表情像是一个欢呼雀跃的女孩。

喜剧人文姬永远那么可爱,她总是能调动表情肢体细节滋生出人物的生动感与滑稽感,哪怕一些行为有点“烦人”,你也不会讨厌她。

当然,动容之处自是必不可少的。

斗元以为文姬拔掉了普美的插管发火要把她赶出家们,一边痛哭一边数落文姬气走普美她妈的往事,文姬呆呆站在原地,吓得眼泪都不敢流,内疚之意点点涌现,结果儿子一掉头离开,她又一个激灵跳出来莫名喊了声“欧巴”。

患病老人的常态不正如此,迷迷糊糊,摸不着头脑。可怜又心疼。

最打动我的是文姬努力回忆案情那场戏。

害怕自己忘记,文姬曾将在车祸现场捡来的保险杠碎片和最喜欢的巧克力派绑在一起,藏在狗窝旁。清醒时,她逼自己去回想。终于,当保险杠捧在儿子手中,两人相拥,儿子在哭,文姬在笑,笑自己总算想起,笑自己总算有用。

大笑有时候比大哭更触及内心柔软之处。这段奶奶没有台词,但她的表演胜过用语言传达。

罗文姬女士,了不起呀!

《哦!文姬》是罗文姬79岁高龄诞生的作品。片子里,情绪起伏其实挺大的,强烈的情感爆发情节有好几处,对老人家来说,不是轻松活。

比起心理,体力活更不容易。

文姬有大量跑来跑去的戏,要吊威亚,还要站在十几米高的大树上,奶奶在花絮里说其实自己害怕得很。有个片段印象尤深,文姬和儿子去废弃车场找保险杠,物件再大文姬捡起来就轻轻松松往外扔,比儿子还灵活,画风一秒回到《搞笑一家人》“搬沙发”。

“大力士”早成罗文姬标签,实际上她本人体力并不好,曾被闺蜜金英玉奶奶爆料,逛商场刚走两步就喊累了,她只好无奈吐槽,“臭丫头,这都忍不了。”

但拍起戏来,罗文姬有无限活力,问她在片场最有意思的是什么,她说动作戏最有趣。

罗文姬不仅是韩国的国民奶奶,在中国也是很多人喜爱的奶奶。

好感主要来自于《搞笑一家人》,“活成罗文姬”被当代年轻人奉为终极梦想,没有谁比她更懂得享受“混吃等死”的快乐。

但罗文姬本人是个很“积极”的人。

她并非影视演员出身,1961年通过MBC声优公招成为了1期最优秀的配音员之一,主要工作是给外国电影配音,那时大部分外国电影女主角如米亚法罗、玛丽莲梦露等都被她包揽了,工作量大,节奏也快,罗文姬却享受其中。

做了十几年配音,罗文姬意识到可能无法再进步,便对屏幕里演员的表演提起了兴趣。46岁转行,并不是一个讨喜的年纪,罗文姬的长相也不占优势,但她还是向领导吐露了对表演的欲望。

毫不意外的是这条路并没有配音路顺遂,罗文姬只能演一些台词都没几句的小配角,40多岁就开始演年轻人的妈妈或者奶奶了,这样的角色在过往是被嫌弃的,所以导演们也倾向于找像罗文姬这样没有名气又渴求演戏的演员。

出于珍惜机会,罗文姬数十年甘当绿叶,直到真正步入中老年,罗文姬才等来出演女主角的机会。

罗文姬在中国拥有知名度其实是2005年那部现象级韩剧《我叫金三顺》(《搞笑一家人》是2006年),演玄彬妈妈,形象比较刻板,是会对女主说出“拿走500万离开我儿子”那种人,在后来的采访里,罗文姬说这个角色是她觉得最难的,为什么,富人角色不够落地,演起来没有实感。

她更喜欢演普通老百姓,“生活气浓厚的角色我会很自然的演出来。”

所以在罗文姬众多作品里,日常妇人形象占大多数,让人倍感亲切和温暖,看到她,脑海里会不自觉想到自己的奶奶。

很多人有所不知真实生活里的罗文姬也是个可爱的老人家。去年录制真人秀《全知干预视角》,罗文姬一出场就带着一头卷发筒,泡面头是她的标志,嘉宾以为是造型师给做的,罗文姬骄傲脸,每天都是我自己整的,好玩儿。

想要上镜漂漂亮亮,上车后她就开始涂口红;车里放着音乐,罗文姬一路上跟着唱;备采期间担心工作人员无聊,她说我们比瞪眼吧。就心态特年轻,特有活力。

重点是她一点没有明星架子。

《搞笑一家人》过去十几年了,依然和孙子允浩(丁一宇饰演)保持着密切联系,服兵役期间,奶奶亲自给做了黄花鱼送过去。

录节目,到吃饭点了,她对拍摄人员说,你们赶紧去吃饭。拍摄人员走不开,她立马掏出一张银行卡让经纪人去给大家买面包。

工作结束后,把包里的零钱递给化妆师,让她打出租车回家。像过年给压岁钱的奶奶似的,很难让人不爱。

罗文姬是从影视圈底层做起来的,所以她也完全理解别人的辛苦,对后辈和工作人员很是热心肠。

一般情况下老演妈妈奶奶,观众很容易就审美疲劳了,但在罗文姬身上完全不存在。

得益于韩国影视环境愿意给老演员机会,所以为了突破自己,罗文姬也像年轻演员一样,不断尝试新的挑战,年龄大又怎样,《全顺粉女士绑架事件》,罗文姬可以从人质变为绑匪老大;《奶奶强盗团》,罗文姬可以化身强盗团团长;《和声》,罗文姬可以是一名女囚犯……

惊喜不断、表演不俗、奖也没少拿,但罗文姬演艺生涯的高光时刻出现在2017年,凭借电影《我能说》,罗文姬一举斩获青龙、百想、大钟三大电影节最佳女主角,成为三料影后。

片中她是碎碎念且爱管闲事的老太太,人设不讨喜,但罗文姬润物细无声般的演技,展现出了人物俏皮动人的一面,到后期,形象反转,原来她做一切的目的都是为了作为慰安妇代表站在法庭上要日本人一句道歉。

那段英文演讲,破大防了!

在77岁高龄,本以为会拿“终身成就奖” ,享受后辈的尊敬与爱戴,但罗文姬却做到了与几位实力派中生代女演员站在同一水准竞争,并且成为大满贯影后,书写了历史。

再回头看,罗文姬的大器晚成绝对不只是一个简单的老年人励志故事,她的存在属于在整个影视行业都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

老人,凭什么不可以当主角;老人,凭什么不能诠释复杂角色;老人,凭什么不可以拿影后;老人,凭什么不能扛票房;老人,凭什么不能站在C位。

在韩国,老演员不受年龄桎梏,依然可以做到发光发热的,并非只有罗文姬一位。

与罗文姬同龄的金惠子也曾凭借情景剧《住在清潭洞》在中国收获了一批忠实粉丝。两年前,她以一部《耀眼》获得了百想艺术大赏电视类最高奖。在奉俊昊执导的犯罪片《母亲》里,金惠子饰演一名集善良、温柔、没有良知于一体的母亲,金惠子的表演也入木三分。

还有小两位6岁的尹汝贞。昨天我才看完她的《季春奶奶》,与金高银一起扮演一对多年未见的祖孙,不过度煽情,拿捏细腻的表演丝丝入心。2016年,69岁的尹汝贞在《酒神小姐》中,扮演一位老年妓女,为了结束客户苦痛,沦为杀人犯。去年她又以电影《米纳里》红到了美国,拿到了这一年度美国包括奥斯卡在内的几十个最佳女配角奖。

韩国电影评论家金孝正曾说,“尹汝贞是韩国唯一随年龄增长,戏路也随之增广的女演员。”

着实佩服这群老奶奶们的演技,但我更为之敬重的是她们身上一种追随理想、水滴石穿、精进不休的境地。

有人安享晚年,她们接戏接到手软,有人习惯待在舒适区,她们一次又一次刷新观众认知,为戏倾尽所有,向观众付出最大的诚意和真心,据说罗文姬拍完《我能说》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从角色里走不出来。

马不停蹄演戏,某种程度是一种消耗,但老奶奶好酷的,但凡角色需要,便全力以赴,于是拍《我能说》,罗文姬从零开始学习英语;拍《哦!文姬》,罗文姬提前一个月学习开拖拉机;年龄大了罗文姬患上带状疱疹,为了能清晰讲出台词,她保持着每天朗读背诵经文的习惯。

上个月30号罗文姬刚度过了自己的80大寿,今年是她步入影视圈的第60年。有人统计过,60载,罗文姬总共出演了90多部电视剧、20多部电影。丁一宇曾采访罗文姬问她坚持的动力是什么,她回答了两个字,“喜欢”,追问,难道就没有感到疲惫的时候吗,她的答案依然不变,“喜欢”。

有多喜欢?

罗文姬大概有30年的时间没有经纪人,为了拍戏,自己一个人开着一辆PONY每天花6个小时往返庆州。

60年的演绎生涯,罗文姬休息时间加起来不超过一年,挺着大肚子都在配音,生完十多天后就迅速回到工作岗位。

第38届青龙电影领奖台上,她说,“很多同僚已经离开了,但只要我在,我会留下来继续认真工作。”

人到耄耋之年,始终敬业高产,保持着创作热情,80,听起来不是春归人老,而是勃勃生机。

发表评论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8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