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第一场电影,关于秋天的电影有哪些

秋天的第一场电影,秋天重温《秋天的童话》:成人的世界充满艰辛,更需要童话

《秋天的童话》上映于1987年,是女导演张婉婷的“移民三部曲”之一。编剧罗启锐,与张婉婷是影视圈内的一对模范夫妻。他俩配合默契,一个编剧,另一个则担任导演,共同为观众奉献了许多经典港片。

《秋天的童话》取材于张婉婷八十年代初的留学经历,“船头尺”的原型是她的一个好友“巢皮柠(刘健宁)”,“女人真是茶煲(trouble)”,“I am not yellow cow”都是他的原话。

起初,制片方“德宝”公司拟定许冠杰出演这个角色。许冠杰自带的市井气息,确实符合船头尺这个形象,但是张婉婷坚持选用当时还是票房毒药的周润发。因为她觉得许冠杰固然可以“演”好,但是周润发简直就是船头尺本人。

1986年8月,《英雄本色》上映,周润发扬眉吐气,一举成为一线巨星。张婉婷致电周润发,说我们只是口头约定,你还会来拍我的电影吗?周润发说:“我答应了你,就一定会来。”

于是,1986年9月,《秋天的童话》在纽约顺利开机。张婉婷介绍周润发给巢皮柠认识,但是巢皮柠并不怎么喜欢周润发,理由是他太花心。

不管怎样,周润发没有让张婉婷失望。可以说,他和钟楚红为这部波澜不惊的爱情片注入了灵魂。

船头尺是一个不修边幅、热情大方、粗中有细的街头瘪三。身处成分复杂的街区以及移民身份的边缘性,使他提炼出了独树一帜的价值观和生存法则。他常常“炫耀”自己的自尊,然而这正是他自卑的表现,尤其是面对“茶煲”的时候。

这种自卑来源于阶级的差异。茶煲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单纯女子,远赴重洋追寻自己的爱人(Vincent,陈百强 饰),结果发现对方见异思迁。尽管她不认同船头的生活方式,但仍然被乐观的船头潜移默化,从痛苦中振作起来。由于自身的优秀素质,很快在洋人世界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钟楚红有一种健康的性感,这种特质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即使她从头到尾穿的严严实实,但她的眼角发梢、一颦一笑,都充满了一种原始的诱惑。最神奇的是,她的这种诱惑不限于异性。所以在美女如云的香港影坛,钟楚红始终占据着一席之地。

至于陈百强,影片拍摄期间他刚好在纽约逗留。张婉婷正苦于经费不够,无法从香港“空运”一个男明星过来,陈百强便顺理成章进了剧组。早先客串过几部电影的陈百强已准备全身心投入歌坛,所以《秋天的童话》也成了他最后一部电影。

陈百强的演技虽显稚嫩,但他自带的“贵公子”少年感倒也符合Vincent这个人设。

秋天代表着什么?

代表着萧条和寂寥,也代表着沉淀和收获。

在那样一个秋天,33岁的船头迎来了自己的初恋。他不懂如何表达自己的爱意,只能靠自己的“自尊”去武装自己,以对抗他所惧怕的东西:孤独、轻视和拒绝。

茶煲对于爱情有着清醒的认识。她在给朋友的信中说:“我想他喜欢了我。跟他在一起,我觉得一点拘束都没有。可是有一种男人,你很喜欢跟他在一起,但是要你嫁给他,你又不会。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所幸影片最后她等到了船头真正的成熟。

周润发有几场戏演得极好,尤其是他面对即将离去的茶煲,面部表情细微的变化。据说,当时有许多人围观,导演一直担心会外界的干扰会影响周润发的表演,但周润发迅速进入了情绪,以致在场的众人均被感染,他们沉默着,跟随着周润发一起失落、犹豫、悲痛。

这就是好演员的魅力。

有人说,影片结尾的重逢是张婉婷对观众的妥协,我倒认为这是必需的,否则就不叫童话了。正因为成人的世界充满艰辛,所以我们才更需要童话。

现实中的船头尺“巢皮柠”后来在加大拿入狱;而周润发则在影片杀青之后迎娶陈荟莲,相守至今。

《秋天的童话》1987年7月上映,以文艺片之姿创造了票房奇迹。次年的香港金像奖,周润发以《秋天的童话》、《监狱风云》以及《龙虎风云》获得了三个影帝提名,堪称影史奇迹。最终,“船头尺打不过高秋”。

毫无疑问,《秋天的童话》是一部经典的香港爱情片。它深沉、内敛,像一张发黄的旧照片,带我们回到那段闪亮真诚的岁月。之后同样表现海外恋情的《甜蜜蜜》,甚至冯小刚的《不见不散》,都或多或少受到了它的影响。

时下正是天凉好个秋,何不选一个午后,沏杯热茶,重温一遍《秋天的童话》呢?

End

发表评论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9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