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节电影解说完整版,变节1国语版

变节电影解说完整版,《启航》:“同患难易,共富贵难”的魔咒,在萧闯鲁哥身上应验了

萧闯这人,是极有才华的。

在那个大学生都稀缺的八十年代,他年纪轻轻就考入了最高学府,还在毕业后,又顺利进了华研。

不论是学习,还是搞技术,萧闯放在人堆里,都是十分扎眼的。

再加上父母又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同裴庆华这种出身小渔村的单亲孩子一比,萧闯的家境简直优越得不像话。

家境的优越,自身才华的出众,让萧闯的性子在自信之余,不仅多了一些“狂妄”,还多了一股子闯劲。

在所有人都谈商色变的时候,他就敢“顶风作案”,卖起了汉卡,结果险些让自己被华研开除。

本以为栽了这次跟头,萧闯多少能收敛一点,可他却在冒险和激进的路上,越走越远。

成了实打实的“冒险分子”。

为了推销康朴的电脑,他摆阔“装老板”,又是打铺天盖地的广告,又是雇人到处宣传。

电脑还没开始卖,阵仗他就先大铺了。若是没卖出去,那真是血本无归了。

凭着这股子敢于冒险的精神,萧闯重返华研的翻身仗,打得极为漂亮。

后面又为了帮谢航支付两万的违约金,更是“冒着天下大不韪”,借了一百张身份证就风风火火跑去了深圳炒股。

蹲了几天看守所,愣是一个月不到就把两万给赚了,那还是九十年代初。

萧闯骨子里就透出来的底气和闯劲,除了让他成了冒险分子,也让他有了一身的英雄气概。

就像电影《英雄本色》里周润发饰演的“小马哥”,凡事都喜欢冲在最前面,凡事又都喜欢争一口气。

这一身的英雄气概,让他在外面不缺朋友。但也同时,压得他苦不堪言。

01:萧闯的义气,让他遭遇两次开除

汉卡,算是萧闯和谢航的“媒人”。

那时候国家对“下海”,虽然还未给出明确的方针,但已经有不少企业、单位以及个人都在跃跃欲试。

他们都希望赶在大潮流来临之前,狠狠地捞取第一桶金,但又怕触碰红线。

有人跃跃欲试,就有人在噤若寒蝉的观望。萧闯就是前者,而保守的华研显然就是后者。

为了赚点钱,萧闯伙同满欢声还有戚容斌等人倒卖起了汉卡。没多久,就赚足了所长一年的工资。

眼看形势一片大好,却在关键时刻被人“点了炮”。

而这人,恰好还是谢航。

谢航从萧闯他们手里买了汉卡,却不会用,就以为遇到了骗子,于是报了警。

她的“一气之下”,让萧闯等人付出了惨重代价。不仅赚的钱,全部充公,还要面临被开除的风险。

面对公安,萧闯选择了让满欢声等人先跑,他来断后。于是其他人跑了,他却被逮个正着。

面对所里领导的“威逼”,萧闯愣是闷着头就揽下了所有的责任,谁都没供出来。他的讲义气,收获了满欢声等人的好感。

可也让自己险些被华研开除。

那时候若是被华研开除,那在就业上,就是一片惨淡了。

想裴庆华好歹也是燕大的高材生,得知他是被华研开除,愣是逼得只能去水泥厂。

这是萧闯在华研的“第一次开除”,险些被开除,却没有开除。

华研转型卖电脑后,萧闯过人的经商才能开始大放光彩。

敢于冒险,又敢于尝试,更深谙人心之道,再加上出众的经商头脑,让他在销售的行业里混得如鱼得水。

就连林主任这个老古板,对他也生起了爱才之心。

眼看前途一片大好,却出了宝山的二手配件事情。为了平息康朴的怒火,只能开除出主意的人。

明明主意是裴庆华的,可在紧要关头,萧闯却跑出来顶了包。

除了出于义气,更在于萧闯明白,出身小渔村的裴庆华,比自己更需要这份工作。

他的义气,保住了兄弟的饭碗。

但也让自己又重新回到了起点,不仅无法再从事电脑销售,就连北京,他也待不下去了。

事业、事业一败涂地。

感情、感情也晦暗得不行。

明明喜欢谢航喜欢得不行,但为了所谓的“不想耽误她”,就提出了分手,爱情事业双失败。

刚离开北京的萧闯,像极了一条落魄的丧家之犬。

02:萧闯的义气,还让他在鲁哥那狠狠地跌了一跤

前两次的讲义气,都让萧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不料第三次的讲义气,竟然险些让他失去了性命。

刚到广州的萧闯,一无所有。

唯一认识的,就是一个倒卖二手电器的鲁海牛。

这个人在裴庆华第一次下广州卖电脑的时候,还想诓骗他去修电脑。后面算是误打误撞,成了朋友。

面对落魄到了这地步的萧闯,鲁哥不仅没有嫌弃,还第一时间向他伸出了手。

又是安排住的地方,又是给他介绍人脉和商机。

还在萧闯找到镭射放映机这个商机时,一点没含糊就投了十万。九十年代的十万,绝对是一笔巨款。

能一投就是十万,这鲁哥是真把萧闯当成了兄弟啊。

萧闯本以为能借着这桩生意,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能争口气,能“衣锦还乡”。谁料遇到的黄有为,竟然是一个骗子。

三十万定金全没了不说,还惹上了广州的黑道。

这时候的鲁哥,非但没有向萧闯追讨那十万块钱,还在萧闯被黑道围剿时,又给了两千让他跑路,

兄弟能做到这份上,真是没谁了。

有了鲁哥的两千块钱,萧闯才有了去佛山讨债的底气。

在佛山那段日子,萧闯把这辈子没吃过的苦,算是都尝了一遍。

住廉价的出租屋,吃了上顿没下顿,为了生计,甚至还跑去了背尸体。所幸皇天不负有心人,让他逮到了黄有为。

讨回了16万,还有一台充满了商机的vcd。

靠着这些本钱,还有绝佳的商机,再加上鲁哥的人脉,萧闯赚得那叫一个盆满钵满。

回北京的时候,一口气就给满欢声等人带了五六块的欧米茄手表,要知道那样一块表,在九十年代要五六千块。

这五六块名表,少说也得要二万五,再加上给裴庆华的大哥大,光给同事的见面礼,萧闯就花了差不多四万。

还不算上他给谢航父母的见面礼。

这时候的萧闯,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暴发户的气质。

做到了一夜暴富、衣锦还乡的萧闯,算是狠狠地扬眉吐气了一番。在自己春风得意之际,他也不忘了“提携”兄弟。

萧闯一手创办的“领航”,他大手笔一挥,就送给了鲁哥百分之五十的股权。剩下的百分之五十,他还要跟张萍萍分。

也就是说,这家公司,萧闯统共占了就25%的股权。

公司若是还是小规模经营,这样的分配,倒也说得过去。毕竟都是兄弟,只差没同穿一条裤子。

这点的利益得失,谁又会去认真计较。

可等到公司越做越大,人心就开始飘了。

所谓“共患难易,同富贵却难”。

当初还是小打小闹的领航,一转眼,市值就已经高达了一千万。

在万元户都算是稀缺的九十年代初,这一千万的公司,就成了寻常人都渴望不到的富贵。

面对泼天的富贵,有多少人能坚守本心?

这鲁哥就实实在在的飘了。

不仅勾搭上了年轻漂亮的女秘书,还在对方的枕头风下,越发地不满于现状。他不仅要股权,还要领航的实权。

开始干预起公司的决策,开始对萧闯的“僭越”不满。毕竟他才是公司的最大股东,为什么一点话语权都没有?

在利益心的驱使下,他忘了领航一路过来有多不容易,更忘了它能有今天,萧闯付出了多少心血。

鲁哥的“变节”,让领航陷入了巨大危机,更让萧闯失望至极。

能让他这样的人“割袍断义”,那鲁哥是真的让他失望了。

在预告里,萧闯的车子掉入了水里,人也生死未卜。而这,都与鲁哥脱不清关系。

萧闯一手创立的领航,最后却还是败给了他的义气。

讲义气是好事,可是太讲义气,有时候却容易坏事。

若是当初萧闯给鲁哥的,不是一半的股权,而是那小小的25%,那他还会生出这么多野心?

最早从鲁哥想占裴庆华便宜的时候,就不难看出,他这人并没有那么完美,至少还是有点小小的劣根性。

当一个人有些劣根性,能力与判断力也没有很突出时,你一上来就递给他这么多利益,他能守住本心才怪。

“同患难易,共富贵难”的魔咒,还是在他们身上应验了啊。

发表评论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4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