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眼瞪小眼电影,大眼睛现场版

大眼瞪小眼电影,天使面庞的“魔鬼”女孩,给母亲找对象,结局细思极恐的悬疑片

看似单纯无害的漂亮萝莉

却有着超出同龄孩子的恶魔心肠

人前一套背后一套的她

为了帮助寡妇母亲物色对象

做出的事让所有人都为之震惊

都市的生活枯燥且乏味

有些人身在繁华的都市

心却禁锢在思想的牢笼里

每天抬眼见到的是车水马龙

心却仍旧感受着孤独的夜空

大学教授维奇现在就是这样一种感觉

厌倦了繁忙生活的他

带着女友伊娃和女友的女儿安妮

坐船来到一个偏远的小镇定居

打算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

开启属于他们三人的美好新生活

然而事不遂人愿

刚来到小镇的第一天

这儿就发生了一桩离奇的浮尸案

没有人知道凶手是谁

且死者究竟为什么被杀?

维奇也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

他只当是自己运气不好

刚来就撞见了晦气的东西

在将女友和女儿安顿好后

他凭借着出色的文凭以及教育经历

顺利在当地的女子学院谋得一份职位

成为了一个五年级班级的班主任

恰巧这个班级的上一任辅导老师

前段时间莫名其妙的不辞而别了

维奇的到来正好顶替了他的职位

不仅如此

校长还特许维奇女友的女儿安妮

也可以进入到他所带的班级

这真是个两全其美的决定

在这个女子学院内

女学生们最喜爱的运动就是打鼓

他们打鼓庆祝 打鼓献祭

还打鼓欢迎这位新来的班主任

其中有一位名叫尤伦卡的漂亮女孩

还特地买了一束鲜花送给维奇

她拥有一对会说话的大眼睛

扎着俏皮可爱的双马尾

瘦弱的小身板仿佛蕴藏着大能量

阿卡说这束花是她的妈妈缇娜亲自挑选的

当维奇望向阿卡妈妈的方向之时

才知道什么叫有其母必有其女

缇娜也是个极其漂亮的女人

她一头卷发随意地散落在肩头

性感妖娆的身姿在一袭白裙的衬托下

愈发让人移不开眼睛

就连维奇也不由得看入了迷

把不远处给她拍照的女友伊娃

都给忘记的干干净净

很快就到了维奇入职的第一天

他想借用点名的方式

来认识一下班级里的同学们

起初一切都进行得非常顺利

直到点到一个叫“尼娅”的女孩名字时

却发现迟迟没有人应答

维奇不解地问大家尼娅去了哪里

只见女孩们纷纷低下了头

半晌只有阿卡缓缓开口表示

尼娅永远也不会来上课了

因为前不久她在学校跳楼自杀了

对于这件事维奇非常震惊

但同时他更多的是感觉到愤怒

因为校方从来没有和他提起过这件事

同事告诉维奇自从尼娅死后

她的母亲就一直来学校闹事

尼娅的尸检报告上显示

她是患有精神分裂才跳楼自杀的

可尼娅的母亲却认为是学校的错

这个班级的前任班主任就是被

尼娅的母亲这样闹走的

同事的话显然和校方毫不一致

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自从知道了班级有个女孩跳楼身亡后

维奇的神经每天都被高高吊起

这天他在给别的班级授课时

竟透过窗户发现自己班级的女孩

正在遭受校园霸凌事件

他想冲上去阻拦这一悲剧的发生

却不曾想那位被欺负的女孩

自己都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被揍得鼻青脸肿的她

还让维奇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

吃了闭门羹的维奇愈发觉得

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诡异

他隐约意识到尼娅的死或许没那么简单

带着重重疑惑

维奇来到了尼娅母亲所在的精神病院

自从尼娅去世后她也就彻底疯了

母亲将这一切都怪罪在学校身上

所以当得知维奇是从学校来的时候

她声嘶力竭地宣泄着自己的愤怒

发疯似的想要维奇偿命

最终还是院内的医护人员出手

才得以将她拉开

经历过这件事情

维奇每天晚上睡觉都会做噩梦

时常会梦到死去的尼娅站在床边

带着他去停尸间看那具被泡烂的浮尸

小镇的浮尸案和尼娅的跳楼案之间

究竟存在着什么不为人知的关系

维奇不知道 他只知道自己

快被这一桩桩诡异的事件折磨疯了

次日他满身疲惫地来到教室

结果却发现电扇和黑板上

都画满了女孩们对他的恶作剧

他还无意间听到三位女同学

在商量如何监视他

为什么女学生们要监视自己

维奇是怎么也想不明白

濒临崩溃的他转而申请了辞职

比起波谲云诡的小镇

还是拥挤繁忙的大城市更安全一些

可就在这关键时刻

阿卡却哭着乞求维奇不要走

都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经过这么多天的亲密相处

她早就把维奇当成了自己的父亲

曾经她的亲生父亲就因病离世

从而狠心抛弃了她们母女二人

现在难道维奇也要抛下她不管吗?

烦闷的维奇被这一番话堵得哑口无言

阿卡说自己在很小的时候

就被父亲灌输各种各样的知识

因此她的智商远超于其他同龄伙伴

但在父亲不幸离世后

大家就不再觉得她的聪明是优点

反倒觉得她是一个异类

现实总要跟人们开一些奇怪的玩笑

为了让自己显得更加合群

她只能强迫自己和一群幼稚的女孩

一起手牵手玩洋娃娃过家家

这么多年她忍得好辛苦

现在她将维奇当做她的父亲她的知音

却没想到维奇这么快就要离开

阿卡的真诚打动了维奇

虽然他没有再提出离开的想法

但却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周末阿卡和母亲缇娜约维奇去公园散步

却没想到维奇会把安妮也带上

见此阿卡便将安妮拉到一旁玩耍

给母亲和维奇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

绅士的维奇将身上的西装外套

披在了穿着单薄的缇娜身上

阿卡远远地望着这一幕开心极了

但很快就到了离别的时刻

维奇终究还是要回到和女友伊娃的家庭

看着维奇牵着安妮的手离开

阿卡的不悦之情溢于言表

此时此刻在她怀里的松鼠就遭了殃

星期一开学的时候阿卡没有来上课

维奇担心她怕她是因病请假

所以在放学时特地赶到她家探望

然而缇娜却告诉维奇

阿卡只不过是去了奶奶家而已

所以不必太过担心

她还热情地邀请维奇参观阿卡的房间

只见房间的墙壁上摆满了书籍

中间是一个独立的鱼缸

这样成熟别致的房间怎么看

都不像是属于一个只有11岁的孩子

参观过程中维奇还不慎打翻了鱼缸

缇娜惊呼着拿起他的手查看伤势

这样暧昧的情形

纵使是维奇也再招架不住了

很快干柴烈火的二人就共赴巫山

结束了翻云覆雨的一段过程后

维奇有些尴尬地提起裤子

没等他开口缇娜就率先表示

他们都是大度的人所以没关系

得到这句话后维奇终于放心离开了

在他的身后是不知何时回来的阿卡

只是她看望维奇的眼神有些意味深长

在次日学校举办的马术比赛上

维奇班上的一名女同学

忽然从马背上摔下来当场昏迷

而不远处的阿卡看着这一幕竟笑了

直觉告诉维奇这件事一定和阿卡有关系

他想通过谈心的方式

让阿卡对他敞开心扉说实话

然而他还是低估了阿卡的情商与智商

聊天中阿卡反客为主主动出击

表示她知道维奇和妈妈的私事

还让维奇离开安妮

来做她的爸爸

否则她会让维奇知道“战争”这个词的威力

维奇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个

有着两副面孔的高智商女孩

一时间竟有种无力感自心头涌起

夜晚睡觉时维奇的家中忽然惨遭大火

凶猛的火势迫使他不得不带着全家逃离

维奇知道这一定是阿卡那个恶魔干的

他想要立刻带着全家离开这里

但谁料女友却告诉他

就在刚刚阿卡把安妮约出去散步了

惊觉大事不妙的维奇立刻出门寻找

却不料千赶万赶还是晚了一步

可怜的小安妮被阿卡放出的狗咬得遍体鳞伤

医院内维奇崩溃大哭

就在此时罪魁祸首阿卡

又打来电话约维奇在老教学楼见面

还说有事要和他谈谈

维奇认为对方只是个乳臭未干的孩子

再怎么聪明也威胁不到他什么

只会做些见不得人的小把戏罢了

他想趁着这次机会给阿卡一点教训

殊不知对方想要见他的目的

依旧是想让她做她的爸爸

面对这种无理要求维奇自然是拒绝的

可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

下一秒翻脸不认人的阿卡

竟然脱下内裤大声呼喊救命

她的叫声瞬间吸引了周围的师生

就这样维奇被以猥亵儿童罪关进了监狱

现在的他纵使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因为这件事他丢掉了工作

也丢掉了女友对自己的信任

随后阿卡又将他与缇娜欢好的照片

偷偷挂满了伊娃的工作室

彻底断了他们二人重归于好的可能

好在负责调查这起案件的警察

并未找到能直接证明维奇威胁阿卡的证据

所以在被关满一星期后他还是被放了出来

回到家后的维奇看着空空如也的卧室

以及门上那意味着警告的涂鸦

一时间竟忍不住放声大哭

他想给女友写下最后一封信

用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和真挚的心

可谁料字还没打到一半家中就忽然停电

而后就是一记重物直接将他砸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他已经被捆绑在郊外的树干上

宛如恶魔般的阿卡就站在他面前

生死一线阿卡终于袒露了实情

原来维奇并不是她第一个父亲人选

就在前不久一个来此写生的画家

也被缇娜的美貌所吸引

阿卡想让画家留在这里做她的父亲

可谁料生性风流的画家在得到缇娜后

就打算拍拍屁股回到大城市里

愤怒的阿卡找尼娅借来了大量安眠药

因为尼娅的母亲曾经是个护士

在和画家一起划船游湖的时候

阿卡骗其喝下混有安眠药的水

随后使劲浑身力气将其推进了湖里

而画家就是维奇刚刚来到小镇上

那桩浮尸案的受害人

后来的尼娅得知此事后夜不能寐

最终难抵良心谴责的她选择了跳楼自杀

尼娅的母亲也因此精神失常

而阿卡却仍装作一副好同学的模样

经常去精神病院看望她给她洗脑

告诉她尼娅的死都是因为学校的关系

尼娅母亲对阿卡的话深信不疑

这一次还偷偷溜出精神病院

带着工具帮助阿卡杀害维奇

阿卡说男人最坚韧的地方是脊椎

所以她们残忍地将维奇的脊椎整块割下

在害死维奇后阿卡再次给尼娅的母亲洗脑

并给了她一把枪告诉她解脱的时候到了

已然疯魔的尼娅母亲就这样

在蛊惑下饮弹自杀

警方赶到现场时

断定她就是杀死维奇的凶手

尼娅的母亲背负了所有的罪名

而阿卡此时此刻扮演的

仅仅只是一个可怜无辜的旁观者

负责此案的警察怜惜地安慰着

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单纯无害的女孩

等他再次站起来想要离开时

却发现阿卡拉着他的手眼神隐晦

那模样仿佛在告诉所有人

她又找到了下一个爸爸!

电影《尤伦卡》于2009年2月19日在俄罗斯上映

由格力高里·博得泽米里执导

达尔雅·巴拉班诺娃 玛拉特·巴沙罗夫等人主演

按照一般的认知

大人总是成熟于孩子

而在影片中安德烈却更像

是那个因缺水而窒息挣扎的金鱼

尤伦卡则是那只最终得口的狡猾黑猫

要知道在一些方面

小孩子的优势大于大人

特别是智商已经远远大于自身年龄阶段的孩子

影片也暗示了成长与教育这一块

事实证明过度发育的智商

憋屈在一个孩子的身体里

必定会造成变态的后果与行为

而看似纯真烂漫的小女孩

竟是一个有着邪恶脸孔的魔鬼

受儿时的教育所困扰

她的身体无法负荷灵魂的迅速成长

为家庭她甚至比母亲考虑得多

她也清楚地明白自己和母亲

都缺少一个共同的男人出现

儿童心中隐藏着的邪恶

往往为人们所忽视

人来自于动物人性之中的兽性

得经过不断的教化才能慢慢得以去除

所谓的去除其实也只是被各种规范

圈禁于人的内心

人的一生都得经受恶的挣扎

发表评论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