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哪些电影,中国的电影都有哪些

中国哪些电影,中国唯一一部女性电影,拍在30年前!

今天影妹要说的,是一部被严重低估的女性电影——

《人鬼情》

想起这部电影是因为前些天看的《村戏》。两部电影都把主角比作了钟馗,并且《人鬼情》的导演黄蜀芹是《村戏》导演郑大圣的母亲。

黄蜀芹你可能不知道是谁,但你一定知道陈道明主演的《围城》和袁立主演的《啼笑因缘》。这两部当时很火的电视剧都出自黄蜀芹之手。

看《人鬼情》的片名你可能以为这是类似《胭脂扣》、《倩女幽魂》、《人鬼情未了》一样讲述人鬼爱恨情仇的电影,但其实,《人鬼情》讲述的是时代变迁里中国女性的性别和情感困境。

今年北京电影节的电影展映上,《人鬼情》和《阿凡达》、《泰坦尼克号》一起被排进了特别放映单元,开票不到半小时就售罄了。

有人说《人鬼情》是女版《霸王别姬》,其实《人鬼情》比《霸王别姬》早六年。秋芸和程蝶衣都被迫放弃了自己本身的性别,一心活在戏中,不疯魔不成活。

扮演虞姬的程蝶衣说: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扮演钟馗的秋芸说:我不是假小子,我是真闺女。

北大讲授戴锦华说,《人鬼情》是中国第一部,也是唯一一部女性电影。

影妹觉得这一评价未免有些夸大其词,毕竟在《人鬼情》里,秋芸虽然有自我意识,但她无力改变命运也不曾有过激烈的抗争。但也正因如此,她人生的悲喜剧才更有代表性。

秋芸的父母都在流动戏班里唱戏,父母最常唱的一出戏是《钟馗嫁妹》。儿时的秋芸,有疼爱她的父母,有跟她青梅竹马的二娃哥,她是幸福的,却不知道命运的残酷正一步步逼近。

一次夜晚的玩耍,秋芸偶然撞见了妈妈和一个光头男在草垛下做“见不得人”的事,她哭着回家找爸爸,爸爸对此事并不是一无所知。

戏班又表演《钟馗嫁妹》的时候,秋芸妈和男人私奔了。在台上孤零零站着的秋芸爸,可不就是活生生的钟馗?

秋芸也因此成了“坏女人的女儿”,备受小伙伴欺负,连最好的伙伴二娃哥都对她大喊:“回家找你的野爸爸吧”。

秋芸想唱戏的想法遭到了爸爸的反对,爸爸不想秋芸变得跟她妈一样:姑娘家学什么戏,女戏子有什么好下场。秋芸发誓这辈子不演旦角儿,只演男人。这才在爸爸的指导下学唱戏。

在县城唱戏有点小名气的秋芸被省城来的张老师看中,爱才的张老师决定带秋芸去省剧团培养。

在剧团里,所有女孩都爱慕英俊帅气的张老师 ,秋芸也不例外。春心萌动的她,甚至想演旦角儿。但张老师告诉她,她演旦角只能演丫鬟,只有演武生才能成名角儿。

一次夜晚练功,秋芸和张老师互通心意,但张老师已有家室,秋芸拒绝变成妈妈那样的人。

人言可畏,关于秋芸和张老师的风言风语传遍了剧团。为了秋芸的前途,张老师自愿调回了县城,留下的秋芸独自承受着同伴们的怨恨嫉妒。

在秋芸的一次公开表演前,同剧团的人暗地在桌子上插了一根钉子,长长的钉子狠狠地扎进秋芸的手掌。

同伴们假惺惺围过来安慰秋芸,画着浓浓戏妆的同伴们就像是一个个鬼,把秋芸“逼疯”了。

文革之后,再唱老戏。秋芸已经不再唱武生,她只对钟馗情有独钟。这时的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丈夫是一个赌徒,欠债都要秋芸还。

秋芸唱钟馗,名气越来越大,但她的内心和感情却一片虚空。身为女人的她多希望自己能被保护一次,回乡演出时,她对年老的爸爸说出了心里话:你演钟馗,我演钟妹,你送我出嫁。

电影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一段段穿插在故事中的戏中戏,《钟馗嫁妹》这一戏剧和秋芸的一生相互映照,相互融合,甚至在同一空间对话。

电影开头,是多重镜像中的钟馗和秋芸,钟馗是秋芸,秋芸也是钟馗,一人一鬼难解难分。

电影中间,在张老师离开、同伴阴谋伤害秋芸后,秋芸抹黑了自己的脸,成了钟馗,成了鬼。似乎在天上看着秋芸命运沉浮的钟馗也满含泪水。

电影最后,秋芸和钟馗面对面交流,最懂秋芸的钟馗,要送她出嫁。一腔心事无人可诉的秋芸终于可以宣泄自己的郁结。

《钟馗嫁妹》这段戏在电影中被演的美轮美奂,被唱得凄婉动人。钟馗的冤屈,世道的浑浊,都和秋芸的命运相辅相成。

在《钟馗嫁妹》中扮演钟馗的裴艳玲是有名的梨园大师,有人说演女人最好的就是梅兰芳,演男人最好的就是裴艳玲,《人鬼情》中秋芸的原型就是她。

秋芸的性别角色在电影里完成了从女人到男人到鬼的转变,这些转变表现出了一个女人的性别困境。每一次转变,都充满了迫不得已。

秋芸在目睹母亲出轨后,在被众人冷言热语嘲笑后,她想要成为男人,她开始拒绝女性的性别身份,因为这一身份带给她的只有伤害。为了学戏,她也只能成为男人。

在成为武生后,秋芸还怀有对爱情和人性的幻想。但连这一幻想也破灭了,从此秋芸的心里只剩下舞台和戏曲,她饰演的角色从武生变成了鬼(钟馗)。

在电影中,男性角色都是缺席的,没有承担责任的。

青梅竹马二娃哥抛弃秋芸成了欺负她的对象;被戴绿帽子的爸爸性格软弱,为了秋芸的前程回了老家;有家室的张老师也为了秋芸的前程回了县城;秋芸的赌徒丈夫只会利用她,对她既没有理解又没有尊重。

在这种情况下,秋芸只能化身钟馗保护自己。她扮演着钟馗,却又渴望成为钟妹被人保护。

直接把秋芸一次次推进深渊的,不是缺席她生命的男性,而是不分青红皂白就抱团的群体无意识。

秋芸小时候,妈妈跟人私奔,她被一群男孩子围着欺负。当秋芸和二娃哥打架时,其他孩子不是拉架而是喊加油助威。

大一点的秋芸因为头发短进女厕被人为难,瞬间就被大群人围观,有围观群众说:只有脱了裤子才能证明你是女的。

所有围观群众就都开始叫嚣着让秋芸脱裤子。他们以为自己代表正义,却不知道自己是在作恶。

在剧团,秋芸被人用钉子陷害。回到后台的秋芸被很多人围观安慰,这些人有的抱着看戏的心态,有的抱着阴谋得逞的心态,魑魅魍魉皆是鬼怪。

当秋芸回乡演出时,父老乡亲们一边热情地迎接秋芸一行人,一边算计着自己的利益。想要占点便宜的他们,指责秋芸回乡演出还要收票钱。最后还是秋芸爹自己掏了几百块钱请全村吃饭。

这样人世间妖魔鬼怪何其多的世道,难怪秋芸跟醉酒的爸爸说:谁是鬼,看不见摸不着的才是真鬼。

电影里有一个细节,已是戏曲大师的秋芸在酒会上下意识蹬掉了高跟鞋,被束缚的脚有了片刻舒展的自由。

这双脚就像是秋芸,一生被束缚,一生遭受着流言蜚语,只有在戏里才能唱出自己的悲欢和渴望。

她不曾后悔自己把一生献给了舞台,但生为女人,她的一生有太多缺失和遗憾。

发表评论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