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野兽解说,野兽 电影解说

电影野兽解说,《野兽》:从义薄云天到坠入深渊只有一个电话的距离

文:悠然阅读

《野兽》是2019年韩国一部重案侦破题材的电影。

电影讲述了为侦破少女失踪案,刑警队一组、二组在携手侦破案件过程中两位队长之间的善恶纠葛。

郑韩洙(李星民饰演)和韩民泰(刘在明饰演)分别是刑警队一组、二组组长,原本由二组负责的少女失踪案,因上级领导限时破案而改为一、二组合作侦查。领导发话,谁先抓住凶手谁升职。于是,一场暗无声息的较量开始了。

《野兽》这部影片,不设下限的人际关系崩盘,撕裂了所有人的伪善面具,人性本恶在这部影片中成为现实。从表面详和到互设陷阱,两位队长间的暗潮涌动让人应接不暇。

韩民泰对郑韩洙说:有时候我搞不懂你是坏人还是警察。

郑韩洙回答:那要看你从什么角度来看。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约瑟夫·布罗茨基说:恶无处不在,原因之一是它往往会以善的面目出现。

这篇文章就想聊一聊《野兽》想要告诉我们的人心善恶。

急切的自我保存需求迫使人接受他生存的环境

郑韩洙、韩民泰原本是关系不错的警局同僚,却在关乎个职业前途的利益驱动之下,不留情面地互踩互伤。

郑组长破案心切,凭职业敏感抓住了曾有案底的神学院执事。警察在执事家中搜出被害女生的随身衣物,并查出执事曾是医学院学生的背景,所有证据都指向神学院执事。然而,就在郑组长准备正式上报的时候,韩组长却将人放走了。虽然最终证明韩组长的判断是正确的,但是两人之间的积怨却到了无法修复的程度。

韩组长主动向郑组长示好,建议两组人马分享信息,争取快速破案,被郑组长拒绝。

其实,这时的韩组长并不是真心合作。他知道局长看好郑组长,承诺破案后郑组长会得到升职,不甘心的韩组长决定放手一搏,给自己争取机会。

终于,在两队人马一起行动抓捕嫌疑人的时候。韩组长不顾郑组长的指挥命令,擅自闯入嫌犯藏身地。迫不得已,郑组长只好命所有人立即行动。

然而,在抓捕犯人的过程中,郑组长最得力、关系最亲密的组员不幸殉职。

韩组长被上级调查,郑组长的口供成为定性韩组长行为的关键。

韩郑两位英勇无畏代表正义的警察,因一句口头的升职承诺可笑地上演着令人啼笑皆非的职场内斗戏码。

贪欲是无底洞,无尽的欲念让努力的人精疲力尽

亲密战友的意外,让郑组长更加急切地想要将案件侦破。他接到线人任春裴打来的电话,春裴说有重要的线索,但要求当面告之。正是这个打来的电话,让郑组长彻底偏离了自己的轨道,一步步走到自我毁灭的境地。

郑组长按时赴约,却走入了任春裴设下的圈套。任春裴用郑组长的枪杀死了将自己送入监狱的毒贩,并以将提供重要线索为条件交换郑组长保守秘密。

与此同时,韩组长担心郑组长做出对自己不利的证词,千方百计寻找郑组长的线人,不惜与黑帮合作以期查证郑组长隐藏在警察身份下的过激行为。

更可怕的是,郑组长为了掩盖自己的配枪是杀人武器的事实,竟然决定调包证物。他拿着伪造的弹头来到法医科,准备换下法医从死者身体内取出的弹头。匆忙间,有一粒弹头滚落到地板上,郑组长没来得及拣回就被郑组长的法医妻子发现。

在这个时候,两人之间的战争已经无关升职与否了。被人捏住短处的恐惧让郑韩两人不约而同地选择铤而走险。

这让我想起了德国作家阿德贝尔特封沙米索的作品《彼得·史勒密奇遇记》。

贫穷青年史勒密为了得到资助来到富翁的花园,在这里,他遇到了神秘的灰衣人,并且同意灰衣人用一个神奇的钱袋将自己的影子收购。史勒密获得钱袋之后果然成为富翁,但是,因为没有影子,史勒密四处遭人唾弃。这时,神秘的灰衣人又来找史勒密,提出用史勒密的灵魂换回史勒密的影子。这一次,史勒密拒绝了灰衣人的提议,并将神奇的钱袋扔进深渊,从此与魔鬼彻底决裂,史勒密又回到了一贫如洗的生活状态。不料,史勒密买来的旧皮靴竟然变成了一双宝靴……

可惜的是,郑组长和韩组长谁都没能如史勒密一样控制住自己的欲望,或者说,他们都任由着自己的欲望无限膨胀。

最需要良知时,良知却最软弱

事实上,韩郑两人都有机会悬崖勒马。

韩组长拿着非法调取的郑组长通话记录找到局长,告诉局长自己严重怀疑杀死毒贩的凶手就是郑组长的线人,而郑组长近一段时间频繁地与其线人电话联络,也就是说郑组长知情不报。

局长告诉韩组长说:调查组找到郑组长,让他在满是对韩组长不利的证词上签字的时候,郑组长将证词撕碎离开了。

韩组长听到这样的消息非常意外,却没有停止与黑帮的合作。通话记录是韩组长冷漠的开始,更是韩组长受控于野兽的开始。

当与郑组长分居的妻子质问郑组长弹头来历时,郑组长的回答是:她用情报交换我替她掩饰这件事,换作是你,你也会这样做的。

在郑组长的心里,用一个恶人的死换另一个恶人的杀人线索是可行的。所以,他才会丝毫不扎挣地默认了任春裴利用他杀人的事实,并且亲自将毒贩沉尸河底帮任春裴销毁证据。

著名的人本主义哲学家弗洛姆说:潜藏在人性深处的创造性的根源,同时也是破坏性的根源。

这时的韩组长和郑组长一模一样,他们早已忘记了查案的真正目的,而把将对方踩在脚下当作了终极理想。当他们伸脚迈出第一步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破坏了同事间的平衡,善恶之间从来不是一根线,没有非黑即白的对错,有的只是人心里的一秤天平。

案件最终成功告破,郑组长以身殉职,韩组长成功升为课长。

然而,看似圆满的结局却始终让人高兴不起来。

韩组长的组员申请调离刑警队。离开之前,她对韩组长说:郑组长被嫌犯打了肌肉松弛剂,如果当时马上送去急救的话,是能够活下来的。

人的本性中决无行善或作恶的所谓坚定不移的决心,除非在断头台上。

韩组长在最后一刻也没有将自己拉回来,他选择踏上沾满血迹的台阶登上自己的职业新起点。事实上,当郑组长得知自己的妻子被仍未归案的嫌犯杀害之时,他就已经没有了求生的欲望。郑组长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给了韩组长战胜“野兽”的机会,韩组长却没能够将它抓住。

按照弗洛姆“如果人以冷漠的态度对待生命,那么他也就不存在任何选择善的希望了”的说法来看,影片中两位组长的确都失去了从善的希望。

那么,《野兽》将人性中最不堪的一面撕裂曝光是想告诉我们什么呢?

其实,我们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一头野兽,是驯服它还是被它驯服只在一念之间。

事实上,影片开场郑组长心中的野兽就已经隐隐若现。郑组长蒙面将一个威吓线人的男子脱光暴打,以保护证人的名义乱用私刑,表面看是一位重情重义的刑警,实则是他将自己对罪犯的厌恶不设下限的自我宣泄。他一直游走在警察道德的边际线上,直到任春裴“借刀杀人”让他成为同谋。

留柄于人,看似是两位组长处处受制的理由,实则却是他们任由自己受控于兽的开始。

作家王蒙说:世界上绝对不是只有黑白两种颜色,善恶两种品德,敌我两种力量,正谬两种主张,资无两个阶级。要善于面对和把握大量的中间状态,过滤状态,无序状态与自相矛盾的状态,可调控状态,可塑状态等等。

人性本善,人之为善是本性的表现。人会作恶,是因为需求得不到满足。

然而,放任自我需求的膨胀只会造成本性的迷失,甚至消亡。任何时候,让自己处于可控状态,当欲望显露出膨胀的迹象之时控制住欲望,不要听之任之把自己一点点推向黑暗的深渊。学会把握中间状态、无序状态,才能真正地做到强大。

永不成为欲望的奴隶,让野兽安坐心底,不受人以柄,更无愧于心。这就是《野兽》想要传达给我们的信息。

-END-

发表评论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2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